当前位置: > 新闻资讯 >

去过日本N次还没搞清楚这些建筑的时代?

发布者:admin
来源:未知 日期:2018-02-07 16:18 浏览()

  第一幅的亭台楼阁好似唐风,太过中国,应该不是;第三幅的恢弘磅礴又似,当属西式,也不是。唯有第二幅倒像是我们平日在日剧里见过的那样,架空的地板,推拉式的门窗,线条简练而又舒服,说它是日式建筑,许是不离十。

  这三座建筑是依次建造于日本古代的平等院凤凰堂、近世的桂离宫和现代的东京车站。具体来说,它们分别是平安时期、桃山· 江户时期和明治维新时期的代表建筑。

  平等院凤凰堂 建于1053年,原为一贵族府邸中的佛堂,临水而筑,外形秀丽,内部雕饰壁画极其丰富,集当时的造型艺术于一堂。如今流通的10日元硬币与10000日元纸钞背后,就是这座“凤凰堂”。

  桂离宫 因桂川在它旁边流过,也叫作桂山庄。离宫是另外设置的之意。桂离宫建于17世纪,占地约七万平方米,有山、有湖、有岛,追求简朴自然,是日本三大皇家园林之一。

  东京站 而1914年正式运营的东京站,这幢文艺复兴式“赤炼瓦”红砖建筑,从诞生第一天起,便成为近现代东京的标志,并于2003年被日本指定为国家级重要文化遗产。

  从凤凰堂到桂离宫到东京站,从古代到中世到现代,日本建筑的发展,从杂交共生到自成一体,经历了一千多年的历程,其间的变换演进充满生气、颇具特色。

  在了解日本各个时代的建筑之前,我们先通过下面这张图来帮助自己建立一个时间和建筑对应关系的印象。日本建筑的风格随着历史的演变逐渐现代化,但即使日本建筑不可地融入进诸多现代元素,日本人依然会想办法把传统与现代结合起来,这种兼容性使得日本建筑风格多样又不失自己的特色。

  传说一次太阳即天照大神因为讨厌她的兄弟须佐之男,找了一个山洞躲起来,用石头将洞口堵上,因此没有了太阳。八百万神于是想了一个办法,建立了一个高高的支架,出所有凡间的“长鸣鸟”,也就是公鸡,去支架,让它们一起啼叫。天照大神感到奇怪,推开石头看,那些躲在一旁的相扑力士们立刻抓住机会合力将石头推开,这个世界就重新大放了。这个故事来源于《古事记》。这个支架就是第一个鸟居。

  鸟居形似牌坊,作为门洞,代表神域入口,用以区分神栖息的神域和人类居住的界。作为日本神社的附属建筑,鸟居常设于通向神社的大道上,它的存在提醒来访者,踏入鸟居即意味着进入神域,之后所有的行为举止都应特别注意。

  建筑结构上,它由一对粗大的木柱和柱上的楼梁及梁下的枋组成。梁的两端有的向外挑出,亦有插入柱身的。如今著名的有千本鸟居,位于伏见稻荷大社内,数量高达万座以上,一直绵延至稻荷山顶,蔚为壮观。

  在远古时期,生活在日本列岛上的人因地域不同,有各种各样的原始,他们有灵。这种就是神。而日本的神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教,它认为太阳可以是神,树木可以是神,连狐狸、青蛙等等你能想得到的东西都可以是神。

  例如,据说曾经有户人家失火,奇特的是周围蛙声四起,然后突然密布,天降大雨,把火扑灭了。后来这附近的人就认为青蛙是神,专门起了一座神社来青蛙。由于认为都是神,因此,日本的神有“八百万神”。

  有这么多神,自然要有这么多地方来供他们居住。而所谓神社,就是日本神里神仙居住的地方。在日本,不仅神社多,每一个神社的神都不一样。

  不过,神社变化万千,人神的结界——鸟居,则几乎大同小异。在漫长的岁月中,不少神社年久失修已不复存在,只有鸟居还屹立在那里。这就是为什么在日本,鸟居更为常见,也更具有代表性了。

  如果说远古时期,日本本土的神对其建筑风格影响最大,那么,6世纪中叶到 12 世纪,即飞鸟、奈良、平安时代,这种决定性因素就当属于“佛教”了。

  6世纪中叶,佛教自中国传入日本,同时带入了中国南北朝与隋唐的建筑技术与风格。自此,佛教成为日本的主要建筑活动,其影响遍及神社与。

  飞鸟时代建筑的核心代表是位于奈良县的法隆寺。法隆寺建造于7世纪,作为圣德太子的私人用,一共包含了 41 栋建筑。其中最重要的是“金堂”以及“五重塔”,座落于被回廊包围的空间正中央。好比鸟居,回廊的作用,也是在于区分佛和俗的世界。

  法隆寺的金堂,极具汉传佛教色彩 它是一座两层楼高的梁柱结构建筑, 屋顶为入母屋造(歇山顶)形式

  它就是金刚力士像,位于东大寺的南大门内。这像其实是一对,位于大门两侧各一座。想象一下自己踏进寺门的感受,必是震撼不已。而它所在的整个东大寺,延续的就是这宏大磅礴的气势,这种气势实际上正是奈良时期典型的建筑风格。

  飞鸟时代,的布局与形式各样都有,到了奈良时代,就逐渐形成了统一的风格,既有中国唐代建筑的明显特征,又在向日本本土化过渡。 这时的最大的特色就在于其规模宏大,雍容大度,气势磅礡,这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这东大寺了。

  身为68所国分寺的总,东大寺是日本汉传佛教历史中规模最大的教建筑。因为建在首都平城京以东,所以被称作东大寺。东大寺大佛殿,正面宽度57米,深50米,高49米,为世界最大的木造建筑。注意看前面金刚力士像所在大门的柱子,就常高大坚挺,而油漆剥落也平添了几分历史的沧桑感。

  奈良时期之后持续四百年的平安时期,年代相当于中国中唐至南宋,经过长年的消化吸收,唐式建筑的日本化过渡基本完成。这一时期的建筑出一派优美华丽的贵族风格。在中形成了具有日本特色的“和样”,在贵族府邸中形成了“寝殿造”。

  文章开头提到的平等院凤凰堂,之所以如此重要,就是因为它兼具了这两种建筑特色,其布局为“寝殿造”,而房屋样式则是“和样”的。

  “和样”是指歇山顶、架空地板、出檐深远的建筑风格。而“寝殿造”则是一种住宅样式。它的基本形式是:正屋居中,前有池沼,两侧为配屋,其间连以开敞的游廊。更复杂一些的,在配屋外侧又向前伸出中廊,到池沼边沿以亭阁结束。

  凤凰堂是以中堂为中心,左右有翼廊,背面有尾廊,中堂的屋顶的两端装饰着凤凰,堂前为水池,是建筑的再现。

  “唐样”。你一定想不到唐样其实并非唐式,而是宋式,它是一种仿中国宋式做法的建筑风格。既然如此,又为何要称之为“唐样”呢?

  原来啊,唐朝以后,日本人把来自中国的人与物都冠以“唐”字,如中国人叫唐人,来自中国的船叫唐船,为了区别较早的“和样”,而称新的建筑风格为为“唐样”。

  这种式样的特征是:梁柱斗拱等建筑构件由硕大转为纤细,而建筑各部分之比例从单纯简洁变为复杂精致,圆觉寺便是其中有名的代表。

  前面我们已经了解了寝殿造的基本模式,而主殿造的府邸中,通常只有一个厢房,且配屋或是不复存在,或是变得非对称;再者,由于屋内用薄壁或推拉隔扇划分成大小不同的房间,各房间相互,导致寝殿本身也变得不对称了。主殿造主要是武士阶层上层的府邸,所以也叫“武家造”,意指武士建筑风格。

  最后,“书院造”又是在主殿造基础上形成的,特点是在居室傍另设披屋作为书房。书院造和主殿造的主要区别是有一间特别的房间,叫“上段”或“一之间”,这“一之间”就是书房。

  最主要的体现在于修建奢华的大名住宅建筑。即使是上流贵族住宅,也改以实用为旨,采用“数寄屋式”,即草庵式茶室的样式。“数寄”一词是指外面糊半透明纸的木方格推拉门,也有纸夹在双层木格中间的,既可用于分割室内空间,又可作为住宅的外墙。有名的“数寄屋式”住宅包括文章开头提到的的桂离宫和京都的修学院离宫。

  修学院离宫 是三大皇家园林之一,依比睿山而建,山坡上全是农田。为了不农田景观,整个离宫分成三个小园,称下离宫、中离宫和上离宫,形成园中园的结构。三园间用松道相接,道边就是农田。这里远离市尘却可遥望街市,离而不隔,若即若离。

  而至于日本平民的住宅,到了近世,基本已经类型化了。一般庶民的住宅,都是木造结构,草葺屋顶,屋顶两端葺瓦,这是大和民家的特色。此外,我们习见的日本建筑,几乎都是开敞形的。

  原因在于日本的地理气候。日本是海洋岛国,夏季气温高,空气湿度大,无法吸收汗气,因此凡屋舍厅堂,都要将门窗大开,使空气流通才能降热。

  此外,这种地理纬度也造就了日本建筑的另一个特点,那就是出檐深远。出檐深远,除了在夏季遮挡直射的太阳,还可在雨季木质建材不受侵害。再加上日本人有席地而坐的习惯,建筑就产生了空铺地板,有了深檐,屋内的地板就能延伸到屋外,即使是雨日,也大可席坐在平台之上。这是种过渡结构,也是日本建筑的一大特色。

  回顾日本建筑的演进和发展,自飞鸟时代佛教建筑的传入为之一变,至近世又以转向而产生变革,充满日本民族气质的建筑由此诞生,如、神社、城廓、住宅、茶室等等, 建筑内容趋向日本化、化和多样化。

  明治维新,日本社会面貌发生巨大变化。此时,文化强烈冲击日本文明,在本土掀起“欧化”风潮。在建筑方面,接受钢筋水泥结构,以炼瓦和石造的“弓形式”建筑形式,与江户时代以前的传统木造结构迥异。

  比如东京的赤坂离宫及其庭园、东京车站、东京国立博物馆等等,就很有代表性。在它们身上几乎找不到民族性的影子。建筑和神社建筑也运用的建筑模式,东京筑地的本愿寺本堂、石川县的尾山神社的神门,最具典型性。大规模建筑的自不必说,许多公共建筑、住宅建筑也都采用的建筑模式。文章开头的东京车站正是建于这一时期。

  不过日本建筑并没有在欧化风潮中迷失太久,很快,纯粹建筑的形式逐渐被消化,而产生了“和洋折衷”的共存方式,建筑仍然效仿洋式的空间布局,广泛地运用钢筋混凝土,外形上也采用的元素符号,但是传统的木构建造、内部空间组成,依然了日本传统的形制。

  比如,东京歌舞伎座在现代的功能和设施的基础上,运用钢筋水泥造及瓦葺屋顶的建筑模式的同时,正面的玄关则保持唐门的形式。神社和建筑大多在保持传统的基本要素的基础上,了现代。

  歌舞伎座是歌舞伎专用剧场,1914年起松竹在此创业。1889年11月21日开业以来,曾遭受火灾、战火,历经数次、复兴、改建,现在的建筑建成于1951年。

  桃山时代风格的现歌舞伎座,建成后经历了 50 年历史,已被列为国家有形文化遗产,是颇为珍贵的建筑。在迄今为止 100 年多年的岁月,此地不断上演歌舞伎,名副其实地保持了最具代表性歌舞伎剧场的宝座。

  经历了“洋式”以及“和洋折衷”的模式后,近代日本建筑文化也迎来了它的再造。人们认识到和式建筑受到的强烈冲击,在思索日本未来建筑的发展时,有意识地将“和式”主导性进行了一个调,在日本建筑由近代向现代过度时期,出现了批量地创新传统建筑模式——采用建筑结构、材料、建造技术,而在形式上继承和延续了民族性的基调,而不再是仿造古典建筑的样式。

  1950 至 1960 年代奠定了日本建筑发展的基调,日本建筑师开始在早期基础上寻找日本建筑文化与建筑之间重叠的部分,互相替换,得出的成品既和建筑融为一体,但也有日本自己的特色。

  由于地震、轰炸和之后的重建,加上同一时期日本经济快速成长,许多建筑都是在20世纪中后期兴建的,代表建筑为东京铁塔。

  然而,从1990年代初期开始,具后现代风格的东京都厅舍完工,掀起了日本的摩天大楼风潮,其后东京国际论坛大楼、六本木新城、东京晴空塔等地标性建筑逐一落成,标志着日本建筑已走出一条与建筑体系不同、充满本土色彩的风格,正式踏入一个新时代。1990年代后期重新开发的汐留地区,也是参观大量后现代与欧洲风格建筑的绝佳地点。

  沿着日本建筑的发展轨迹来看,可以如是概括:远古时代在本土生成,飞鸟奈良时代引入中国隋唐佛教建筑形式,镰仓时代输入南宋建筑样式,明治时代出现“欧化”风潮,二战后吸收现代和后现代主义的表现和技术,并且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不断地吸收、消纳、质变,最终独具一格的和风建筑形式。

  “ 苟如达此无心, 则能不止一事而遍及如水, 而可旦其所用。” 这是日本“ 杂交共生” 的灵魂。日本的地理是封闭、,与世的。但是它对国外先进的文化一直采取了积极吸取的势态。这种吸取是积极地、主动地,尽管有时到了热衷、的程度, 但仍然不失民族自信心;不是自卑的,而是一个民族对先进文化的追求。◎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