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新闻资讯 >

日本:佛教的传入开展日本佛教史新页

发布者:admin
来源:未知 日期:2018-02-07 16:19 浏览()

  公元六世纪中叶,佛教从中国经朝鲜传入日本,其间曾引起正反两派不同意见的争执,自此开展日本佛教史新页。日本佛教的发展、演进,可略分为:飞鸟时代(公元546年至公元645年)、奈良时代(645至781)、

  公元六世纪中叶,佛教从中国经朝鲜传入日本,其间曾引起正反两派不同意见的争执,自此开展日本佛教史新页。日本佛教的发展、演进,可略分为:飞鸟时代(公元546年至公元645年)、奈良时代(645至781)、平安时代(782至1192)、镰仓时代(1192至1333)、室町时代(1333至1600)、江户时代(1600至1868)、明治维新之后(1868至现今)七个时期。

  日本佛教初期的建立,归功于圣德太子的推展,在他摄政的三十年之间,下诏兴隆佛法,创建,亲自宣讲及著疏,遣使入唐,将自朝鲜传入中国文化的途径,改为由日本直接与隋唐文化的交流,并以佛教为国教。推古三十三年(625),高丽沙门慧灌抵日,三论,开日本三论之始,门下俊杰甚多,三论便成为此期佛教的主流。另道昭入唐(653),从玄奘大师习法相,为日本法相的初传。综观佛教于此初传期间,得到国家的,唯当时社会仍多以求神的心态奉佛,尚未进入真正的慧解与行持。

  奈良时代传承飞鸟时代的护佛政策,以兴隆佛教来护国祐民。有圣武天皇热心推展佛教,兴建壮丽宏伟的东大寺,铸造世界有名的奈良大佛,并请唐鉴真大设坛授戒,正式确立日本佛教的戒法,并推崇华严思想,以体现其政教合一的。本期佛教学风鼎盛,主要派有三论、成实、法相、俱舍、律和华严等六家,即所谓“奈良六”。各寺大多诸并存,研究者也数并学。唯其中以华严受圣武天皇的重视,具有优势地位。又法相人才辈出,成为本期佛教思想的主流。其他方面如写经、佛教文学、美术等,也同时盛行。综观此期佛教,着重性、国家性,并有学术发展的特色,在教理上传承于中国,尚无新论。

  平安前期的佛教,以最澄和空海从唐朝传入的天台及最盛。最澄入唐,兼学密、禅、戒各,日本佛教因此具有复合性,融和而成日本特色的天台教。空海著有《辨显密二教论》,是最早的密教判理论书。至此,日本佛教已渐脱离中国的范畴,而发展出民族化的佛教。另在最澄及空海度唐前后,许多僧侣亦同时至中土求学,即所谓“入唐八家”,也闻名古今,所学皆与密教有关。因此,平安前期的日本佛教,可称为密的兴隆时期。又本期佛教深受贵族们所,因此贵族青年皆以出家为风尚。

  平安中叶之后,贵族与武士间的矛盾严重,佛教为寺产,征集武士为僧兵,于是佛教僧侣涉入了日本漩涡,奈良六衰微,末法思想产生,但也因对末法的,佛教开始出现新的派。首先出现的便是含思想的往生派,以空也上人与惠心源信为代表。因此奈良时代国家性、学术性的佛教,到了平安时代,便转变成民间化的佛教。

  平安末期经过惨烈内战后,由源赖朝于镰仓设置将军幕府,开展了镰仓幕府时代,亦拉开日本武家制度的序幕。在佛教方面,新兴派纷纷出现,奈良六亦有复兴之势,新旧佛教之间产生多元化的互动与影响。依发展时间先后约分三期。

  第二期:1.明惠提倡华严的“信满成就”论;2.亲鸾创立以信心为本的线.道元倡立修证一如的曹洞。

  第三期:1.日莲提倡口念“南无妙法莲华经”经题为之本的日莲;2.一遍强调以一心为主的时。

  与真两派,人数最多,为日本最普遍的派。因此,真与日莲可说是日本本国化的佛教。日本佛教在镰仓时代是一个转变时期,新的运动使日本佛教各派在历史上展开新页。

  由于社会之故,佛教亦由鼎盛而至衰微。唯有禅因武士的归仰及其“明心见性”的旨,所以能在战祸中一枝独秀的盛行于社会各阶层,也因此产生混合禅味的日本茶道、花道、书道和剑道。又禅高僧受到将军和武士的和,也自然推动了“禅”的盛行。这时期最被推崇的是确立“五山文学”地位的梦窗国师与大灯国师。另外,、真、日莲等派,皆在创始人圆寂后,因思想正统之争,而逐渐成许多派别,但仍受到许多农民信众的护持。室町末期,进入诸侯割据的战国时代,佛教形成两种不同的形势:一是与武士联合以适应的、天台等;另一股力量则结合被的,如农民及下阶层人,以争取有利形势,如真及日莲等即是。

  战国时代的结束后,德川家康在江户设置幕府,为使日本减少外国的压力与内部纷争,颁行“锁国政策”,以教及其他容易引起的活动,佛教与其他文化因而能在稳定中持续发展。德川家康是的信徒,因此努力佛教,并将佛教纳入封权的体系中。他颁布“”,用来制定各派所属的属从关系,及对的种种。又实施“寺檀制度”,使全国每一个国民都有归属护持的。由于的与寺檀的建立,僧侣的生活获得了保障,但也导致佛教发展的停滞。

  本期佛教有隐元隆琦禅师(1592-1673)从中国应邀至日本创黄檗最受瞩目。“黄檗”与临济、曹洞二并称,为日本禅第三大派。整体来说,本期的制度,是励学问的,然在思想方面却受到,因此在研究上并无特殊表现。反之,江户末期,儒学与国学却积极推展,此时日本神道也应时复兴,但是受到“废佛毁寺”的影响,佛教又进入期。

  孝明天皇庆应三年(1867),将大政奉还,第二年开始“明治维新”。明治天皇在明治元年(1868)颁布“分离令”,以神为国教,又以种种理由,迫令僧侣沿用俗姓,甚至鼓励僧侣食肉带发娶妻。佛教界因此集合信徒发起“一揆”(团结一致)运动来,才获得停止,但有日本真受其影响。至福田行诫、大谷光尊、赤松光映等新佛教,以世界教大势,评驳的教政策,又有真西本愿寺派的岛地默雷等大力宣导教立场,终于在明治二十二年通过教的法律,佛教至此才得以渡过困厄时期,进入新的时代。

  明治二十年前后,研究的新风气普遍展开,佛教大学的建立、经典的整理,以及辞典的编纂发行等工作,更充实了日本现代的内容。而在方面,已经脱离中国佛教型态与观念,并且在日本文化酝酿下的佛教也已普及于民间。二次世界大战后,佛教更是蓬勃发展,如雨后春笋般发展极为迅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