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图文评测 >

车辆年检成车虫牟利渠道 补分交罚款代验车一条龙

发布者:admin
来源:未知 日期:2018-03-19 08:25 浏览()

  他们声称“尾气不达标”、“发动机故障”等情况也可顺利拿到年检标志,借此向车主收取数百元至上千元不等的代验车费用。

  记者调查发现,越来越多的车虫从线下转移到线上,通过网站公开招揽生意,他们一般以多人为一个团伙,且形成完整的服务链条,包括联系客户、处理违章罚款、代销分、代验车等,一步一步向客户收取费用。更有车虫以“代办验车”、“伪造车辆尾气超标的检测报告”为由对年检车主实施诈骗。

  在网上搜索“验车”“代办验车”等关键词,很轻易搜到关于代办验车的网址和信息,其中不乏“包过”、“车虫代验”等说法。新京报记者随机联系几家,对方均表示“交钱可以包过”。

  一个名为“通汽车服务”的网站办理业务包括“处理违章”、“代办验车”、“违章代办销分”等,业务范围不仅包括,还延伸到。据网站介绍,该中心成立于2004年,积累了多年经验,先办理后付费。

  通过网站所留电话联系后,一名自称徐哥的人表示,把车开到丰台工程机械修造厂机动车检测场先看看,他平时就在该检测场内。

  市交管局网站显示,该检测场位于丰台区羊坊村919号,成立于1988年,是市最早成立的检测场。

  1月20日,记者开着一辆8年车龄的车,来到该检测场。此前,该车经修车专业人士检查时,发现发动机故障灯常亮。该人士称,这是因为三元催化器故障,导致尾气无法过滤,所以故障灯常亮,正常情况下无法通过年检。

  按关,机动车年检依次包括外观检测,尾气、刹车、灯光等上线检测。车辆因发动机故障灯常亮将无法通过上线天内自行进行检修,检修后重新年检。

  “能验,600元包过。”1月20日,徐哥查看车况时看到亮起的“发动机故障灯”对记者承诺。记者担心怕过不了年检,徐哥说,只要提前说是故障灯亮,也就是多花几百块钱的事儿。

  徐哥看起来三十出头,自称长期在检测场帮人验车,忙的时候一个人带三四辆车去验,每天能验十多辆。

  他的“办公”地点不在检测场周边,而是在检测场内部的候检室内。他将记者带到候检室等候,他自己去验车。

  候检室内墙壁上,贴着几条检测场的提示语,“请您不要找陌生人代理验车,以免吃亏上当。”“如找陌生人代理验车,一切后果,您自己负责”。

  墙上的验车显示,检测场只收取押金200元,车辆检验合格后,用押金结账,多退少补。如尾气、安检一次检验合格,最低收费191元,该检测场一次检验合格率在80%左右。

  徐哥进一步解释说,可以找个轮胎规格一样的照片补上,尾气找别的车替一道手续。他向记者表示,再给700元,车辆当天就能验过。

  记者付款后,徐哥驾车返回检车场地。半小时后,他将一张检验合格单递到记者面前,报告显示,车辆外观以及尾气检测结果均为合格。

  记者注意到,和徐哥一起的另一名男子在检测场入口处主动招揽验车生意。检测场一名保安说,徐哥等人在检测场已活动多年,“很多来验车的人会直接先去他那儿”。

  针对“问题车”花钱就能过年检,丰台工程机械修造厂机动车检测场一名负责人表示,发动机故障灯只要亮,百分之百检不过。他还称检测场不存在“车虫”。

  不仅是丰台工程机械修造厂机动车检测场,新京报记者在空港方兴机动车检测场也遇到了同样的情况,一辆年久失修、发动机故障灯常亮的问题车,在向车虫交纳了2000多元后,成功拿到了年检标志。

  1月6日,记者开着这辆“问题车”来到位于东北六环外的空港方兴机动车检测场。在大门外,此前联系好的一名车虫绕车查看一圈后,打开车门和后备厢,掀开引擎盖,随即发动汽车,仪表盘上“发动机故障灯”亮起。多次点火尝试后,报警灯仍未消除。该车虫称,车辆需要先修一下。

  在该车虫的下,记者将车开至检测场西百米处的一家汽车修理厂内。修理厂比较简陋,只有两间平房,门口一片空地。修车工人查看汽车情况后,试图通过检测仪把故障灯“消掉”,但未成功。

  之后,另一名车虫刘哥来此了解情况,说“可以先验车。”记者告知刘哥,车辆有600元违章罚款未交,且被记罚3分。刘哥当即表示可以帮忙“补分”。

  随后,他把车开到修理厂边上的一间民房外。屋内的办公桌上放着一台电脑,堆着各类行车文件和几本机动车行驶证。

  “查一下违章。”刘哥用方言跟桌前一名女子说,对方在电脑上录入车辆信息后,向记者索要600元交罚款。

  当记者询问该问题车辆能否顺利通过年检时,刘哥称“包过”,但具体操作他不愿多说。他显得很谨慎,说验车时希望记者在门外等候。

  在记者再三要求下,刘哥驾车带着记者一起进入检测场,径直开到检车线上等候。只见检测场内多处悬挂,写着“严厉打击违法验车”等。

  刘哥要求记者向其转账500元作为“验车费”。收钱后,他下车与两名身着检车员的男子寒暄,显得十分熟络。刘哥称,“这里的人我都认识。”

  车辆外观检测完成后,刘哥又要求记者给他转账450元,用于“补分”,150元一分。之后,他将车开到另一处检测点,让记者下车等候。约半小时后返回,他指着仪表盘上的报警灯说,车辆有故障,尾气检测不达标,过不了。

  记者当场转给刘哥860元,刘哥当即打了一个电话,向对方告知这辆车的情况,并请求“能不能今天给办了”。随后,他将车开进检车线,半小时后,拿着一份检验合格报告返回。

  在机动车安全技术检验报告中,该车辆检验结论为合格。而另一份“在用汽油车稳态加载排放试验检测报告”显示,结果及最终判定为合格,并盖有环保年审专用章。

  至此,整个验车环节中,记者共向刘哥转账2410元。由于当天未换领年检标志,刘哥称会邮寄上门。两天后,记者收到其寄来的年检标志。记者来到东城区车管所,系统查询显示,该车已通过年检。

  空港方兴检测场投诉接待部一位工作人员表示,可能确实存在“车虫”违规代办的情况,此前该检测场也接到过相关反映,“现在对于检车的要求特别高,比如尾气和刹车,都有仪器量化数据,人为无法干预。”该工作人员表示稍后会向上级部门反馈记者的投诉,进一步加强管理。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越来越多的车虫从线下转移到线上,通过网站公开招揽生意,他们一般以多人为一个团伙,形成完整的服务链条,包括联系客户、处理违章罚款、代消分、代验车等,一步一步向客户收取费用。

  “这些车虫上网一搜就有。”家住西城区的刘忠(化名)说,去年他找车虫在亦庄桥附近一家检测场给自己的一辆老款别克车做了年检,一共花费750元,“300元验车费,450元保过费”。

  刘忠说,他那辆别克发动机已经有些年头,经常熄火,而且尾气排放超标。他通过网络搜索,找到“车虫”,从验车到拿到年检标志一共只花了两天。

  1月1日,记者来到通州机动车检测场,聚在一起的五六名男子向记者走来,主动询问是否需要“验车”。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其中一名自称林哥的男子称可以帮忙代办。

  检测场门口,一名中年女子也向记者推销可以帮忙给问题车辆验车,另外“消分”也没问题,“1分150元。”并给了一张抬头为某汽车服务公司的名片。

  1月6日,记者再次联系林哥想给问题车辆验车,林哥却改了验车地点,“通州那个最近大检查,你直接开车来顺义”。对于这两个检测场,他表示都很熟。

  “我们也得给人家钱。”车虫徐哥说,他也是找检测场内部人士“办事”,并强调“不熟这事办不了”。

  针对车虫收钱代验车,警方近年曾屡次打击。2016年,警方经过前期侦查摸排,一举打掉4个“分虫”和1个“车虫”犯罪团伙,抓获嫌疑人64名,加上此前抓获的7人,此次行动共抓71人。

  但车虫代验车仍屡禁不绝,甚至从线下到线上规避风险。一些车主会因车辆尾气不达标等原因,花钱找车虫代验车,也出现过被骗的案例。

  2017年12月29日,市民陈宪(化名)就在通州机动车检测场,想找车虫代验车时被骗。他说,当时他正在检测场排队办理年检手续,随后遇到一名男子称只要向其缴纳100元服务费,就可以跳过排队程序直接年检。交完钱不久,对方称他的车辆存在故障,如想通过年检需继续交钱,“少则几百,多则数千”。实际上,正常车辆年检费用只需要200元左右。

  “他们把我的车开走后,根本没去检车线检车,就拿着伪造的检验报告回来,告诉我车有各种小毛病。骗我继续交钱。”陈宪说。

  今年1月21日,通州警方发布消息称,成功打掉以宋某某为首的“车虫”犯罪团伙,刑事嫌疑人7名。

  通州警方微博到陈宪的举报后,迅速成立专案组。先后于事发当天两次会同京朝车管所实地观察、调取,掌握“车虫”作案特点及作案团伙情况。

  随后,通州警方在通州机动车检测场将以宋某某(男,28岁,人)为首的7名嫌疑人控制。经查,宋某某等“车虫”以“代办验车”、“伪造车辆尾气超标的检测报告”为由对年检车主实施诈骗,现已初步核破案件5起。

  “车虫违规代办屡禁不绝,一个重要原因是目前机动车检测的技术和门槛还没有完全杜绝人工干预的可能性。”深圳汽车维业协会副会长王朝武说,比如尾气超标,可以通过在检测采集器上做手脚使其达标,这已经是行业内公开的秘密。在刹车检测环节也有人为干预的可能。

  王朝武认为,更严重的还是车虫违规代办的那些“问题车辆”,“问题车辆上极易引发交通事故,拿刹车来说,如果一旦出现刹车失灵,影响的可能就不只是一辆车,而是整个车道的行车安全。”

分享到